零零西

瓶邪洁癖,拒绝all向

墙头荼岩/铁虫/盾冬/锤基/EC/幻红/绿寡

ZERO IS START

【瓶邪】一个寻常的夜晚

*老张出门后,雨村前

*窗户纸还没捅……捅没捅好像没差?

*俩人为啥睡一床……老吴家就一个卧室一张床



———————————————



张起灵醒来的时候,吴邪不在。

他伸手过去,吴邪原本睡着的地方早已冰凉,看来已经下床好一会了。这是很不寻常的一件事,以张起灵的警觉性,吴邪翻个身他都能知道,绝不会等到人离开了这么久才醒来。但事实确实是这样,吴邪不在,他去了哪儿,什么时候离开的,张起灵都不知道。

即使在医院里检查时张起灵的身体并没有任何问题,但青铜门里的十年还是对他有影响,比如太过沉重的睡眠。

张起灵摇摇头,掀开被子下了床朝房间外面走,也不开灯,对于他来说,有没有光,并没有那么重要。

吴邪穿着单薄的睡衣,肩上披了外套,光着脚盘腿坐在客厅落地窗旁边的木质地板上,并不开灯,垂着眼看二十三层楼下的西湖夜景。他点了一根烟夹在左手上,也不吸,任由青烟在他指间袅袅而上,最后散在昏暗的光线和从纱窗吹进来的夜风里。

刚刚喝了一口雪碧,碳酸饮料沾了些许在唇上,被风一吹有种酥麻的痒。吴邪舔了舔嘴唇,将视线从西湖移开,看一眼自己右手上的罐子,无声笑了一笑。这种曾经用来缓解痛苦的饮料,现在偶尔在深夜里喝,比啤酒感觉好一些。

身后“咔哒”一声轻响,然后是卧室门被拉开的声音。吴邪转过头,张起灵扶着门把手在看他,他又笑了笑,眼睛里覆上一层光:“小哥,吵醒你了么?”

张起灵摇摇头,放开门把手,一步一步稳稳走过去。他也盘腿在吴邪旁边坐下,将自己顺手在沙发上拿着的垫子递过去。吴邪挑了挑眉,道一声“谢谢小哥”后接过垫子垫在自己屁股下,又回递一罐雪碧过去。

张起灵拿在手里看看,开了拉环后浅浅尝一口,淡淡道:“凉。你胃不好。”

确实是不好,中午两个人吃饭,除了西湖醋鱼和龙井虾仁,其他的荤腥吴邪完全不动筷子,就是这两样,也不过两三口就放弃。米饭也吃得少,不到张起灵一半的量。晚饭是张起灵掌的勺,药粥,放了桂花,吴邪喝了一碗,想继续喝时张起灵按住他的手摇了摇头,说喝得多了也伤胃。

吴邪从善如流放下勺子,撑着脸看张起灵喝。他确实有些撑着了,长期饮食不规律的生活让他的胃功能下降了不止一星半点,饭量简直退化到了小学时期。胖子现在挺不爱找吴邪吃饭的,说是见他那吃两口就放下筷子,大荤大肉吃不得半点的样子就来气和难受。吴邪只能笑一笑,但一般的酒宴什么的都推了,即使必须去的,喝酒也少了许多。

倒是吴邪今年年初从墨脱回来后,道上一直在传,吴家小佛爷不喜应酬,那些想和吴家攀关系的,邀请小佛爷赴宴的地方都改在了茶馆之类的清雅地儿。

张起灵低着头喝粥,吴邪盯着看了半晌后开口道:“和做梦一样。”

做什么样的梦?吴邪没仔细说,看着张起灵一笑后起身去漱口。张起灵心里却划过一句“岁月静好”来。

半生蹉跎,这样平静而安心地坐下喝一碗粥,都曾经那样遥不可及,似在梦里一般。

张起灵捧着碗,难得愣了愣神,他抬起头,从镜子里看见吴邪低下头去,露出柔软细长的颈,米黄色的T恤衫下一截素白的腰,突然觉得就是做梦也好。



“就这一罐。”吴邪举起罐子晃了晃,笑起来带了几丝少年意气在。张起灵捏着同样的罐子看他,两人对视了两分钟后吴邪一脸无奈地投了降:“好吧好吧,半罐,不能再少了。”

张起灵点点头转了视线,落点在吴邪手里的烟。吴邪低头瞥一眼,将手里的烟按灭在烟灰缸里,用自己手里的罐子碰了碰张起灵手里的,轻轻道:“只是习惯了手里有点东西而已,知道小哥你是担心我嗓子,我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比起前几年,最近烟其实真没吸多少。”

他仰头看外面的天,微微叹了口气道:

“以前的事现在提起来也没多大意思,过去了就是过去了,改变了什么没改变什么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该回来的人回来了就行。”

这话已经相当直白了,以吴邪现在的脾气,本不会这样当着人的面讲。但可能是现在的气氛太过放松了些,有些话脱口说出来也没有那么不好意思。

张起灵看着吴邪,眼神从那细长脖颈上的狰狞伤疤上划过,眸间的情绪重了一重,伤疤之上吴邪的侧脸在暗淡的光里棱角分明,是比十年前更加锋利的形状,可在张起灵眼里,他始终都是吴邪,仅仅是吴邪。

吴邪张了张嘴,换了个话题:“城市里很难看到纯粹的星空了。如果想看漂亮的星星,要去那些人烟稀少的地方。雪山,沙漠,都不错。前几年学了摄影,大江南北跑来跑去倒是拍了不少好照片,小哥你有兴趣的话,我找给你看。”

张起灵没有看天,他轻轻“嗯”了一声算作回答,半晌后喝了一口饮料,二氧化碳在口腔里慢慢化作气泡散开,是不同于其它的特殊感觉。

吴邪低下头转过脸,目光对上张起灵黝黑的眼睛:“我想等这边的事料理完之后,去福建龙岩的一个小村庄里住一段时间。那里有六条瀑布,水汽包裹着整个村庄,村子里每天都会下雨,但同时也会有太阳,到处都可以看见彩虹。传说,每隔一千年,雨会停一天,那一天代表着一个全新纪元的开始。那里空气很好,比起杭州或者北京,更适合修养一些。”他顿了顿,喝一口饮料接着道:“所以……如果小哥你暂时没什么计划的话,我能邀请你一起去那里吗?”

张起灵眯了眯眼,在吴邪看似平静实则早已翻滚汹涌的目光里缓缓点了点头。

“如你所愿。”






评论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