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西

瓶邪洁癖,拒绝all向

墙头荼岩/铁虫/盾冬/锤基/EC/幻红/绿寡

ZERO IS START

【瓶邪】归零

#时间点:大概2014年7月,解雨臣“死讯”公布前夕,吴邪坠崖前最后一次前往墨脱,完成最后的布局。



01

他抵达墨脱,是在深夜。

墨脱的路不好走,墨脱的夜路更不好走,如果不仔细,一不小心就有崴脚甚至骨折的可能性。

但对于吴邪来说,再不熟悉的路,也该熟悉了。

“到了么?你那边信号真不好。”解雨臣坐在火车顶上,一只脚探出边缘摇摇晃晃,呼啸而过的的风和电话里的杂音让他基本上听不清楚对面的人在说什么,但这又有什么关系,他只是想在“死”之前最后听一听那熊发小的声音,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内,他可能都听不到了。

吴邪拄着登山杖停下,长长呼出的一口气在低温的夜风中凝成水雾,他透过那层水雾看向远处小县城内模糊的灯火,扯了扯嘴角:“马上。那个小崽子和你在一块了吧?但愿你没费太大力气。”

“还行吧。你说得没错,小萝卜头有小萝卜头的优点,那个孩子,或许真的能成功。”解雨臣把吴邪的话听了个断断续续,但不影响他理解吴邪的意思。黎簇马上就要完全入局,即将开始参与他们最重要的步骤,成为棋局一角完全清零前最有力的棋子。

他低头看着腕表,秒针滴滴答答转着圈,像是他们逃脱不了的命运。

但总有勇敢的人来打破这操蛋的所有。

他轻笑两声:“小邪,马上就结束了。”



02

“客人不像是来旅游的人。”

小旅馆的老板将一杯热水推过去,低了头拿着客人的身份证在登记信息。吴邪半倚着小柜台,脱了手套放在一边,端了热水暖手。

“老板也不像是这里的人。”他笑了笑,年轻的眉宇间带起几分少年人的意气和狡黠,但那几分意气和狡黠转眼就淹没在疲惫不堪的沧桑里。

“唔。”老板应了一声,也不觉得冒犯。到墨脱的人多,到墨脱的怪人更多,有故事的人,更是不缺。

老板将这位深夜而来的客人的身份证还回,同着贴着房间号的黄铜钥匙一起:“房间在二楼,走廊尽头是公用卫生间,房间里面有热水壶,如果还有别的需要,请告诉我。”

吴邪点点头道一声谢接过身份证和钥匙,拿了自己的手套转身走开去往楼上,他微微有些驼背,似是肩上扛着一生的重任和痛苦。

可到底还是很坚定。

老板收好玻璃杯,微微叹了口气。

这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也许是……很绝望的故事。


03

“贵客从哪儿来?”

“从外面来。”

“贵客到哪儿去?”

“到山里去。”

一段熟悉至极的对话。可对话的人再也不是当年的那两个人。

扎西喇嘛已经老了,就像当年一样,他的徒弟作为暂时什么也不知道的接头人,与吴邪完成了确定身份的对话。对话的内容是吴邪定的,带着一种极其奇妙的想法,他与扎西喇嘛商量好这段对话。除非这样回答,不然来的人无法见到扎西喇嘛。

小喇嘛对着吴邪一礼,领着他进入寺庙。吴邪沉默地跟在他后面,他们走的路线他清楚无比。七拐八绕地慢慢走着,那个破破烂烂的小天井出现在眼前。扎西喇嘛竖掌在胸前,站在角落的石像旁边,侧对着他们。

“我还记得那一年。”扎西喇嘛闭了闭眼,语气悠缓:“墨脱多雪,但从未有过那么大的一场。齐腰深,他跪在那里,任由大雪将他掩埋。我想过去,但师父阻止了我。”

就像三年之前,他阻止他的徒弟接近这个在磅礴大雨里跪地而哭的男人一样。

“这是一个人的修行。”

扎西喇嘛低声呢喃,他对着吴邪点点头,默默离开。这个男人要做的事无人能阻止,尽管他的身体已经如深秋的枯叶,临近碎裂,但他的眼里隐藏着燃烧千年的火焰,即将炸响。

他可能看不见结局了,但愿该看见的人,能够看见。



04

“这些年,我很少梦见你。”

吴邪背靠着石像坐下,点燃一支烟,语气难得地真正轻松,不带一丝掩饰:“当然,如果幻境算梦的话,我收回我刚才的那句话。”

“也不知道你在里面啃蘑菇啃得怎么样了,有没有胡子拉碴腋毛及地。不过好在时间只有一年了,我跟你讲哦,到时间了不出来老子就拿C4炸了那破玩意儿,看你还能躲哪儿去。”

“出来以后要一起去浪吗?别的人都不带就带你,当然勉强带个胖子也成。福建龙岩的小山村,气候比大东北好多了,还有很漂亮的瀑布,那里的鱼很好吃,给你做西湖醋鱼怎么样?你可别嫌弃我手艺。还有,雨仔参听过没?也不知道对你那祖传的病有没有用。”

“等这些破事儿结束了……”

“张起灵。”

“小哥。”

“老张。”

“闷油瓶。”

“你记得搭理我一下啊。就一下也成。”


05

康巴落是个看星星的好地方。

已经不是第一次看见这么纯粹的星空了,万千星子低低地在仿佛触手可及的高度闪烁,俯视着这广袤无垠的高原雪域,但人间烟火与它们毫无关系,它们远在光年之外,读不懂人间悲欢离合。

吴邪孤身一人躺在雪上,手指触到的是寒冷彻骨的夜风,鼻尖藏海花的香气慢慢悠悠绕过来,清冷凛冽。

他不可抑制地想,那一年,那个人是不是也像他一样,这样安静地躺在藏海花丛里,仰头看光年之外的万千星光。

只是心境终究是不一样。


06

“该结束了。”

评论

热度(37)